E小说 > 武侠仙侠 > 天元神诀 >章节目录第六十章 等着把牢底坐穿吧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几个混混听到青年男子的话纷纷从腰间抽出钢管、铁棍,对着叶凌天劈头劈脑地招呼过去。

    不过这些钢管铁棍在距离叶凌天还有寸许远的地方便再也劈不下去,仿佛遇到了一个无形地护罩,连叶凌天的毫毛都没碰到就被反弹了回去。

    靠近柳若涵的一个混混,也许是喝多了,举起的铁棍偏离了方向,照着柳若涵这边砸了下来。[

    虽然柳若涵相信叶凌天的能力,身上还戴着他送的法宝,但她毕竟是一个女孩子,况且还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场景,看到砸向自己的铁棍,顿时吓得紧紧地闭上眼睛。

    就在那个混混的铁棍快要砸到柳若涵身上时,只见她脖子上的紫翡项链发出一道不易察觉的亮光,紧接着那个混混便到飞出去七八米远,躺在路中间如同一条死狗一般昏死过去,再也爬不起来。

    路边的游客行人早已经躲得远远的,就连烤肉季的服务员都缩到店里不敢出来。

    刚开始这些人调戏柳若涵的时候有一个服务生还想过去劝一劝,不过等看清楚后马上便退了回来。那个青年男子的身份他们都清楚,是这一带横行霸道的主,没人愿意在这时候去触霉头惹祸上身。

    柳若涵还处于深深的惊恐之中,自然没看到这一幕,不过却感到双手被一双大手握住,旋即传来叶凌天关切的声音:“若涵,别害怕,没事的。”

    等柳若涵睁开眼睛,叶凌天已经站了起来,冷冷地看着青年男子和几个混混,道:“你们打完了,现在轮到我了!”

    说完身形便如幽灵般晃动,接下来便是“咔嚓!咔嚓!”的骨骼碎裂声,与之相伴的则是一片鬼哭狼嚎。

    前后不过短短几秒钟,叶凌天便已经回到座位上,而青年男子和几个混混则与先前那个混混一样,并排躺在了马路中间。

    与那个死狗一般一动不动的混混不同的是,这几个混混还能嚎叫,身上除了双手肩关节骨骼被叶凌天捏碎之外,其他部位还能动弹。

    而青年男子就惨得多了,他双脚膝关节被叶凌天踢碎,左手肩关节也被捏碎,只剩下右手还能动。

    “小子,有种你别走!”青年男子用唯一能动的右手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后,盯着叶凌天,狠狠地说道。

    骨骼碎裂的剧痛让他整张脸都扭曲起来,让人一看显得更加狰狞。

    叶凌天掏出烟抽出一支点燃,淡淡地说道:“你是脑子没发育完全,还是患了健忘症?之前我就说过,这里的夜景非常好,我和女朋友还没看够呢,又怎么会走?”

    说完又对着烤肉季大门喊道:“服务员,再来两瓶啤酒!”

    柳若涵有些紧张地握着叶凌天的手,担心地说道:“凌天,我们报jǐng!”

    她虽然不怀疑叶凌天的能力,但自小以来所接受的教育,让她感觉这样的事还是由jǐng察来处理比较好。

    叶凌天轻轻拍了拍她的小手,微微笑道:“你放心,jǐng察马上就会到了。”

    果然,还没等到叶凌天的啤酒喝完,柳若涵就听见远处传来“呜哇……呜哇……”的声音。

    听见这个熟悉的声音,不用看也知道是我们亲爱的jǐng察叔叔到了。

    青年男子的jīng神也如同嗑了药一般兴奋起来,yīn冷地说道:“哈哈……我老爸来了,你们就等着把牢底坐穿!”

    柳若涵一听青年男子的话也明白过来,原来他老子是jǐng察,难怪这么嚣张。冷哼了一声,道:“现在可是法制社会,不要以为你爸是jǐng察就能一手遮天。”

    青年男子对于柳若涵的言论嗤之以鼻,不屑地冷笑道:“哼!这个世道讲的是钱,论的是权。女人果然是头发长,见识短。”

    “你……”柳若涵被青年男子的话噎住了,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说。

    叶凌天轻轻拍了拍柳若涵的小手,笑道:“他说得没错,不管是在哪个社会,都是弱肉强食,强者为尊。”

    “不过,”叶凌天转过头轻蔑地看了青年男子一眼,继续说道:“别说你老子只是个小小的副局长,就是再大的官,在我眼里,也如同那路边的蝼蚁一般。”

    青年男子惊讶地看这叶凌天,暗道:“这小子怎么知道我老爸是副局长?”

    此时,两辆头顶上闪着jǐng灯的jǐng车已经雄赳赳地开了过来停在路边,一群jǐng察“呼啦”一声走下车,迅地地围了过来。

    青年男子对着一个年纪大约四五十岁,皮肤白皙,肩章上一道橄榄枝一颗四角星花的三级jǐng监大声喊道:“爸,我在这!”

    白皙jǐng察正是青年男子的父亲傅立忠,也是燕京市北城区公安分局副局长。

    听到儿子叫唤,他快速走到青年男子身旁,看到儿子的惨状后,脸sè顿时yīn沉得要滴出水来,问道:“小强,这是怎么回事?谁把你打成这样的?”

    傅小强装出可怜兮兮的模样,抬手指着叶凌天和柳若涵哭诉道:“我和几个兄弟来这宵夜,不小心撞到了那个女的,那个女的就说我想占她便宜,和她一起的那个男的就动手打我们。由于我们喝醉了,所以没几下就被他打伤了。”

    傅立忠转头看了一眼叶凌天和柳若涵,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便将整个事情猜出个大概。

    知子莫若父,儿子喜欢玩女人的德行,他是再清楚不过了,而且那个女孩的容貌又不是一般的漂亮。这件事情多半是儿子想借机调戏别人,别人看不过,所以才会被打成这样。

    不过他心里也十分愤怒,不就是调戏了一下你女朋友吗,有什么大不了的,非要把人打成这样?看着儿子的伤势,他的脸sè逐渐变得狰狞起来。

    护犊一向是华夏人的传统,身为公安局副局长的他也不会例外,隐蔽地向身旁的一个中年jǐng察使了一下眼sè。那个中年jǐng察点了点头,朝叶凌天和柳若涵走了过去。

    “我们刚刚接到报案,有人举报你们在公众场合恶意打架斗殴,致使他们受伤,现在跟我去一趟公安局。”中年jǐng察对叶凌天和柳若涵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