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仙侠 > 天元神诀 >章节目录第六十一章 岂有此理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叶凌天点了点头,转身走到汉白玉围栏旁,拿起上面的手机放入口袋。他掩饰的非常好,在场的jǐng察没一个人看到放在围栏上的手机。

    “凌天,不能去,他们是一伙的,我给小叔打个电话,让他带人过来。”柳若涵拉住叶凌天,掏出手机就准备打电话。

    叶凌天微微摇了摇头,在柳若涵耳边小声说道:“你要想知道谁在背后指使,就先跟他们去公安局,到时候再给你小叔打电话也来得及。”[

    说完没用中年jǐng察催促,拉着柳若涵便上了jǐng车。

    中年jǐng察见叶凌天和柳若涵上了jǐng车,才走到傅立忠身旁,指了指地上躺着的那几个混混,道:“傅局,这些人怎么办?”

    傅立忠看了那几人一眼,yīn沉地说道:“给他们几个,还有小强都拍好照,打电话让救护车送到医院,记住,一定要做好法医鉴定。”

    深夜两点,北城区公安分局。

    中年jǐng察将叶凌天和柳若涵带进一个房间,沉声说道:“老实在这里待着,等会有人来审你们。”

    等中年jǐng察离开,叶凌天看着旁边的柳若涵,轻声说道:“现在可以给你小叔打电话了。”

    柳若涵忙掏出手机翻到她小叔的电话号码,想了想又取消了,而是另外拨了一个号码:“燕叔叔,我和一个朋友被抓到北城区公安分局来了,快来救我们!”

    电话那头燕诚闻言吓了一大跳,差点没从床上跳起来,急忙问道:“小涵,怎么回事?”

    柳若涵委屈地说道:“我和朋友去后海看夜景,吃夜宵的时候,北城区公安分局副局长的儿子来调戏我,还先动手打人,要不是我朋友护着,我早被他们打伤了。后来我朋友出手教训了那群混蛋,他就打电话叫他老子过来,把我们抓到公安局来了。燕叔叔你快告诉爷爷,让他派人来救我们!”

    燕诚听完有些惊慌地放下电话,叩响了一间房门,随即房内便传出茶杯被摔碎的声响,一道苍老的声音传出:“岂有此理!燕诚,马上带上jǐng卫班去北城分局,另外给那个混小子打个电话,他这个公安局长是怎么当的,下面的人抓人都抓到自己家里来了!”

    叶凌天见柳若涵没有打他小叔的电话,不禁有些好奇,忍不住轻声问道:“你爷爷是?”

    柳若涵妩媚地看了他一眼,娇声道:“以后你就知道了,反正肯定能管住他们。”

    二楼的审讯室里,叶凌天坐在房间正中的一把木椅上,在他前面的桌子后,左边坐着那个中年jǐng察,右边则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jǐng察。

    “姓名?”中年jǐng察沉着脸问道。

    “叶凌天!”

    “年龄?”

    ……

    一番惯例的问话后,中年jǐng察进入了正题,板着脸问道:“说,为什么无故打人?”

    叶凌天玩味地笑了笑,对于中年jǐng察的问话,他并不感到吃惊,相反,要是中年jǐng察不这么问,那才会让他感到惊讶。

    “是傅小强调戏我女朋友不成后,先动手打人,我们只不过是正当防卫而已。”叶凌天淡淡地说道。

    那个年轻jǐng察猛地把桌子一拍,喝到:“什么调戏你女朋友,以傅小强的条件,想跟他上床的女人多的是,怎么会看上那种烂货!她就是脱光衣服躺在床上,傅小强也不会正眼瞧一下……”

    这年轻jǐng察估计要么就是傅小强的亲戚,要么就是想急切的抱上傅立忠的大腿,为了帮傅小强洗脱罪名,竟然不惜无耻地侮辱柳若涵。

    叶凌天听到这话脸sè陡地变得yīn冷无比,手指微微一弹,一道真元便从指尖shè出。

    他已经决定要保护好柳若涵,自然不能容忍任何人侮辱她。如果说叶凌天是一条龙,那么母亲杨素兰和现在的柳若涵就是他的逆鳞,触之必死!

    年轻jǐng察猛然感觉到喉咙似乎被针刺了一下,虽然张着嘴,却再也发不出声音,顿时急得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捂着喉咙惊恐地看着叶凌天。

    中年jǐng察看着年轻jǐng察的样子一阵迷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忙跟着站起来拍了拍他的后背,拿起桌上的茶杯递给他,道:“小黄,你怎么了?”

    黄姓jǐng察张大了嘴,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中年jǐng察见状只好无奈地说道:“你先到隔壁休息下,我去报告傅局。”

    不得不说这黄姓jǐng察的运气还真的有点好,要是换个时间换个地点,就凭他刚才恶意侮辱柳若涵,叶凌天就不是让他说不出话了,而是直接要了他的命。

    不多时,傅立忠和中年jǐng察推门进来,两人坐下后,傅立忠好像想起什么,转过头在中年jǐng察耳边小声地嘀咕了几句,中年jǐng察点了点头,站起身又走了出去。

    不过傅立忠的话又怎么能瞒过叶凌天,关掉监控?这个傅局长还真是考虑周全啊,可惜,就算关掉监控,今天他也讨不到好去。

    几分钟后,中年jǐng察匆匆进来坐下,对傅立忠点了点头后,装出一副和蔼的样子,开口说道:“叶凌天,我们的政策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只要你老实交代你的罪行,我们会帮你争取宽大处理的。”

    叶凌天冷冷地说道:“我不知道犯了什么罪,没什么可交代的,要不,你们提示下。”

    中年jǐng察脸sè变得严肃起来,跟傅立忠对视了一眼,道:“只要你承认诬蔑傅小强调戏你女朋友,并且动手将他们打伤,我可以帮你做做傅局和傅小强的工作,让你们私下调解,不列入刑事案件,傅局,你说是?”

    傅立忠微微点了点头,拿腔捏调地说道:“当然,前提是你要主动交代。如果你想要顽抗到底,我们不排除使用特殊手段。你要清楚,这里是公安局,是国家的专政机关,我们有很多种方法撬开一个人的嘴。”

    叶凌天点了点头,忽然笑道:“傅局,你的意思是说,如果我不承认你们所说的那些罪行,你们就要刑讯逼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