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万能神戒 > 正文 章节重复,待删除!
    叶天宇走了没多久后,这时,坐在对面的那位老人说话了,声音虽然不高,但是很清晰。> 壹小≯≥说 W≤W≦W≤.≦1XIAOSHUO.COM“不知道这位小兄弟是不是叫木凡?”

    木凡一听,不由得好奇的抬起头,望着那位老人不解的道:“对,我就是!只是不知道大叔您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我似乎从来都没有见过你。”

    那老人一听,呵呵一笑道:“我是刚刚从你身边那位朋友手上的病历本上看到的,既然你那位朋友气色红润,脚步沉稳,呼吸之间并无病态,老夫反观你的脚步虚浮,气色灰暗,呼吸急促,想必便是刚才你的那位朋友陪你去看病的,所以,由此判断,你就是木凡。”

    木凡听了,心中暗暗称奇,这老人果然观察力敏锐,仅凭一本病历本就能看出这么多东西,当下便佩服的回答道:“大叔你好生厉害,我那朋友的确是陪我去看病的。”

    老人眼睛一亮,笑着问道:“不知道小兄弟患了什么病?”

    要是换成了是防范之心较强的叶天宇,他肯定会横那老人一眼,理都不会理会人家。

    但是,木凡向来老实,更别说有什么防范之心了,他想也不想的回答道:“也没患什么大病,只是医生说我精神比较衰弱,需要好好的休息。”

    老人听了,眼睛之中的精光更盛了,他脸色忽然一变,肃然道:“小兄弟,老夫看你是一个忠厚老实之人,不忍心你遭受飞来横祸,所以有几句肺腑之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木凡一愣,他不明白那老人说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茫然道:“飞来横祸。。。。。大叔,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就是。。。我不太明白。”

    老人轻轻的咳了两声,才正色道:“老夫祖上曾是专门替人卜卦、看相,所以老夫对于此中门道,也是略懂一二,就是刚刚当从小兄弟一进凉亭的时候,老夫就现小兄弟的眉目暗红,印堂黑,此乃恶灵缠身,大凶之兆!从这里面老夫推断出,在这七日内,小兄弟以及至亲,必将遭受厄运,横祸加身!”

    木凡听了以后心中大惊,他颤声道:“大叔,你在胡说什么?什么恶灵颤声,飞来横祸的,瞎说。。。。”说完,木凡再也坐不住了,立马起身逃也似的离开此地。

    刚刚没走几步,突然,他又听到那老人淡淡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小兄弟,你之奇遇;乃不祥之遇。你之所梦;乃不祥之梦。梦中之人;乃不祥之人。你若不早日回头,他日必定悔恨终生。五日之后,老夫还在此地等你,你若有心相信,便来找我,到时老夫可以帮你消灾化难。。。。。。。。”

    木凡听那老者越说越快。字字直击心坎,说中他的要害,让他心惊胆颤不已,同时他心底也涌出一个疑问。“难道,我这段时间做的那个怪梦和我手指上的戒指都是不祥之物吗?”

    不想还好,一想,木凡心里面就乱糟糟的。他不由得加快了脚步,三步两步的踏出了凉亭,也踏出湖边。

    看着木凡他们走远了,这时,坐在老者旁边的瘦小年轻人说话了。“三叔,你看他还有得救吗?”

    那叫做三叔的老者,摇摇头,叹了口气道:“那木凡他现在已经是被那妖物缠身,只怕等到他精气一尽,便是回天乏术,哎。。。。。。。只是,那妖物到底何物所化,我竟然看不出它的虚实,看来这次是相当的棘手。”

    “三叔,四哥,那。。。那现在怎么办,我们总不能看着那妖物祸害人吧!”这时,坐在三叔另一旁的另一名身材高大的年轻人急了。

    那四哥一听,有些不悦道:“怎么解决,三叔自有办法,你急什么?”说完后,他转过头神情恭敬的对三叔道:“三叔,既然那木凡他已经被妖物祸害已深,那我们何不布下擒妖法阵,将那木凡请入阵内,只要他进入阵内,自然就将那妖物引来,到时候我们便可以驱动法阵,将妖物斩杀与阵内,只是五日后,不知道那木凡会不会前来此地求我们帮助。”

    三叔听完后,点了点头道:“看来,现在只能如此了,只是那妖物恐怕没那么好对付,我们还得从段门之内请出一些人手来相助。”

    坐在旁边的两名年轻人一听,都点了点头,随即几人便起身离开了凉亭。

    “在这七日内,小兄弟以及至亲,必将遭受厄运,横祸加身!”走出凉亭没几步,木凡就想起那老者所说的这几句话,不由的想起了年迈的爷爷,心中没来由一阵担忧。

    此时,叶天宇正好买完饮料回来,迎面正好碰见神色惊慌,面色苍白的木凡,他大吃一惊,以为木凡又生了什么事情,当下便问道:“木头,木头,怎么回事,看你神色慌慌张张的到底怎么了?”

    木凡摇了摇头,道:“没。。。没。。没什么,回。。。。。回家。”

    见他神情肃重,言语吞吐,叶天宇心中更加疑惑,但现在在路上他又不好意思细问,就只好一路跟在木凡的身后,想他租的出租屋走去。

    两人一回到租房,叶天宇便急问道:“到底有什么事情,你赶紧跟我说,老是这样吞吞吐吐的,惹得老子心烦!”

    木凡听了,也不在意,他只是抬着头,默默的望着挂在墙上的那副美女古画,神情极度复杂,也极度犹豫。

    顺着木凡的眼光瞄去,叶天宇马上就看到了那副美女古画,初一看那画中之人,顿时把叶天宇震惊了,他没想到这世上竟然会有这么美艳绝色的女子,尤其是那双妩媚的双眼,更是风情万千,让人一看就感觉她仿佛不是画中之人,而是一个活物。

    他在看都木凡一脸痴痴呆呆的表情,心中不由暗暗奇怪,心想:“木头这么一进房门就盯着这幅古画看,莫非这幅古画有古怪,还是这家伙有恋物的癖好。”

    过了片刻,木凡才叹了口气,他慢慢的移开目光,坐到了床上。“小宇,有没有烟给我一根。”

    叶天宇听了,便从口袋里面掏出了烟盒,给他和自己都点了一根,然后便找了个电脑椅子坐了下来,他知道,木凡现在肯定有事情要跟自己说,而他要说的,肯定和这段时间他的变化和病情有关。

    木凡深深吸了一口烟,才喃喃的道:“小宇,你说我这人是不是很没出息啊!”

    叶天宇从来都没有见过木凡对别人所这么颓丧的话,此时,心里面不知道怎么的突然一酸,他忙安慰道:“瞎说什么呢,你这段时间到底是怎么了,是不是又有人欺负你骗你了,赶紧告诉我,老子马上找人砍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