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军事 > 我的第三帝国 > 正文 第15章 15大演习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有国无防是可耻的!”西克特用自己的座右铭开始了国防军例行演习的序幕:“你们便是德国的国防!演习开始!”

    最近的西克特可谓是春风得意,用近乎抢劫的手段,他从早就捉襟见肘的国家经费中又挖出了一千多万德国马克,用这些钱作为定金,订购了二十万套新式军装,这些军装让他手下的德*队看起来比英国和法国的老对手领先了几十年。

    而且由他倡导,阿卡多具体细化执行,完成了一个雄心勃勃的“重新武装思想和士气”的庞大计划,重点培养士兵的个人技能以及主观能动性,用来掌握更加先进的技术力量。

    原本西克特并不注重先进科技装备,而是强调精神力量,不过阿卡多在执行的过程中,把这个略显错误的思想,转化成了既重视精神力量、又重视先进科技装备的正确思想。

    随着一声令下,德国国防军的例行常规演习开始了,步兵们四个人一组抬着笨重的马克沁重机枪奔跑在散弹坑之间,高举着号令旗的通信兵冒着浓烟传达消息,演习在一片落后的装备中热热闹闹的推演着。

    这种怪异的演习让前来观察的联军军控委员会的军官们忍俊不禁,他们看着自己曾经强大的对手如今像是小丑一般在自己面前跳着蹩脚的舞蹈,心中的快乐简直就不能用词汇来单纯的形容了。

    他们看见崭新的德国装甲车在敌人阵地前面飞快的晃了一圈就退回到很远的己方阵地上,然后一群士兵围在地图前勾勾画画,分析了好久才各自跑回阵地准备进攻。

    他们看见骑着几千匹战马的德国骑兵部队突击对面十几挺机枪组成的防御阵地,竟然还在进攻前抛射了几十枚呛得战马直流眼泪的烟雾弹。

    他们看见德国的机枪小组几个人抬着一挺笨重的马克沁重机枪缓慢的向前奔跑,而先跑到位置的背着一个测距仪器的士兵竟然没有等这个机枪小组就位,就端起仪器测量数据并且高举右手示意自己击中了目标。

    整个演习场面混乱不堪,用法国观察员的话说:简直就是在玩闹一般。

    尤其是当拿到了国防军演习判定结论报告书的时候,几个法*官眼泪都笑了出来。

    报告书上写着下面几段有趣的文字:

    上午九点整,第一骑兵团向前推进,攻占敌军机枪阵地十九个,作战顺利完成——骑兵突击机枪阵地竟然胜利了。

    上午十点二十七分,第一师第二步兵营防御敌军坦克进攻,击毁敌军二十辆坦克,打退了另外大约三十辆——步兵竟然打赢了坦克。

    而这份报告上还写着,下午的时候,一个步兵连竟然大言不惭的汇报自己击落了两架敌机。

    德*队绕开了《凡尔赛和约》,用有限的经费大量的武装了他们需要的边缘产品,虽然条约规定德国不能拥有坦克,可是却没有严格限制装甲车的数量,所以阿卡多做主为国防军的各个部队采购了大约四百辆新式的装甲车,这些装甲车让德国模拟坦克部队的几个主力师有了全世界一流的侦查力量。

    与全世界以为德国用装甲车来代替坦克的想法相反,阿卡多没有把这些装甲车当成坦克的替代力量,而是严格命令部队把这些配备了先进观察设备的装甲侦察车当成坦克部队的前沿侦查兵,为那些根本不存在的坦克提供敌军情报。

    相反,那些看不见的坦克部队,其实是全世界都有的骑兵部队,阿卡多为手中的二十个国防军主力师配备了将近四万匹战马,这些骑着马略显过时的部队,其实是在模拟大规模推进的坦克部队。而且还负责模拟机械化拖拽炮兵、自行火炮以及装甲掷弹兵。

    如果一个打过二战的将军来到演习现场,他一定会以为自己疯了,因为现在的德国国防军进行的训练演习,经验竟然是自己打了五年战争之后才总结出来的。

    那些扛着重机枪移动的机枪小组,如果配上通用机枪或者轻机枪,简直就是完美的机枪阵地移动作战标准。

    那些骑着战马冲击敌人阵地的士兵,如果换成坦克战车,就能轻松的达到他们今天所取得的那些可笑战绩。

    而那些建立在完美侦查基础上的前线指挥分析,根据坐标精确实施的炮火支援,即便是1944年的美*队,也未必能有眼前的这支德国部队做的更好。

    坏处不一定就没有好处,由于禁止在德国实行普遍兵役制,并且限制德军总数不得过十万人,所以国防军在挑选服役人员的时候标准异常苛刻。志愿者必须要通过一系列的体力和心理测试——即便阿卡多无耻的将国防军真正规模秘密的翻了一番,这个苛刻的选拔条件并没有被放宽。

    参军后士兵的服役期至少要12年以上,军官则不少于25年,一旦进入军队,每一名士兵都将接受某一方面的专门训练,重点是这些士兵的领导才能。

    由于《凡尔赛和约》规定德国不可以建立正规的军事院校,西克特和阿卡多商议之后决定绕开这个规定,在军队的连和团级建立军事教育体系,列兵在连级军事教育体系里受训成为军士,而军士在团级军事教育体系里受训成为军官。

    阿卡多向西克特保证,一旦战争爆,所有的德国现役军人都可以至少晋升一级,瞬间就可以使军队规模扩大十倍甚至更多。

    这支军队在半年一次的军事演习中得到了检验,检验了自身的专业技能以及对自己军人职业的荣誉感。虽然没有坦克飞机高射炮等现代化的高科技军事装备,但是演习中他们用纸板还有木头制作了模型用来训练,所谓的来袭敌机有时用玩具气球来充当。

    不过如果靠近他们,你就会听到单个士兵端着无线电呼叫的时候总是喊:“我是某某排”或“这里是8人的机枪小组”。

    一个多少看出了一点门道的外国观察员感叹道:“国防军可不是闹着玩的。德*队应该引起世界上所有参谋部的注意。”

    所以西克特不能不得意洋洋,因为他的头号手下,一个两年前还名不见经传的中校阿卡多利用现有条件,经过一年多的努力,终于让国防军这支新生力量开花结果,成为了一支让全世界都刮目相看的一流武装力量。

    不过演习中大量出现的模拟坦克的部队以及实际作用被过于边缘化的骑兵让西克特非常不满,他终于在演习开始的当天下午找到了正在与一群开着拖拉机的“坦克兵”聊天的阿卡多。

    “阿卡多,我给了你过多的信任,以至于让你有些忘乎所以了!我是不是应该收回一部分权力,好让你知道国防军不是某些人的玩具?”西克特一走到没人的地方,就对阿卡多怒喝起来。

    阿卡多似乎早就知道会这样,因为他熟悉的西克特将军虽然有着前的眼光,却也有着越常人的固执:“将军就真的可以笃定您的决定一定是对的么?”

    西克特一愣,皱着眉头看着阿卡多,用脚拨弄着脚下的石子:“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因为我很肯定,决定未来战争的是油料,是金属,是坦克大规模集中使用形成的集群冲击,是部队依靠机械化对敌人进行的大纵深合围摧毁,可您信赖的那些装备,没办法做到我说的这些。”阿卡多笑着看着西克特:“靠你所说的骑兵部队,自行车部队,怎么可能做到每天推进一百公里,并且能立刻投入作战?”

    “可是这是国防军!这里是德国最后一点军事力量了,我所做的只能是确保这支力量稳健的获得提升,而不是盲目的相信一些写在纸面上的空想理论。”西克特将军狠狠的说道:“德国冒不起这个风险!你也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您也负担不起这个责任!将军!如果因为您的固执,让德国错过了这个展时期,下一场战争到来的时候,德国因为少了一辆坦克、一辆卡车或者一门大炮战败了!你怎么负责?”阿卡多盯着西克特,毫不退让的反驳道。

    面前的这位老将军,是提拔他的伯乐,是几乎全力支持他的上司,彼此甚至可以说是振兴德国国防军的志同道合的至交好友。但是在彼此坚持的理念面前,两个人终于还是红了眼睛。

    愣愣的看着阿卡多,西克特终于还是叹了一口气,他耷拉下去的肩膀一下子让这个倔强的老头老了十岁:“我收回第一师的整编监督权,但是把新编第三师的整编监督权交给你,我们就来等三年,三年之后如果你能证明你的理论,我就放过你,如果你失败了,我会亲手枪毙你!”

    “如果我的战争理论得不到印证,我不会等你动手。”阿卡多冷笑了一声:“将军阁下,我会给你个交代。”

    西克特头也不回的走远:“希望你不是拿数千万的国防经费开玩笑。”

    阿卡多坚定的回答:“我从不用我的梦想开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