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科幻小说 > 院长驾到 >章节目录第七十一章 血染的教堂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春天的夜晚还是很冷的。

    虽然城堡客房里有火炉,不过毕竟不是在冬天,西维也不会特意去生火取暖。

    他裹着厚厚的被子躺在软绵绵的双人床上,望着床顶的布幔,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今天缇欧并没有来他的房间,而是和艾丽莎一起睡在隔壁,除了已经习惯了在这个城堡生活外,大概她们都不想因为自己的任性而让西维继续睡沙发吧。

    虽说两个小丫头都过于稚嫩,不论是行为还是思想都不成熟,但是只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她们都是能够为别人着想的好女孩。

    不管怎么说,就算发生了什么意外,睡在隔壁的西维应该也能马上发现并赶过去,所以他对此也没什么可担心的。

    真正让他担忧的是其他的事。

    从不久前窥探虫带回来的领主夫人那边的情报来看,边境的事被他不幸言中:领主夫人在午间就接到了求援的远程通信魔法——昨天开始,作为东部平原大门的罗伦塞斯要塞外突然涌现了许许多多的兽人,开始对要塞发起进攻。

    边境戍卫军团的法师队也因为几位核心人员的离开而陷入了被许多萨满围殴的窘境,总而言之情况十分不妙。

    正是为了防止要塞失守,大魔法师莎伦·朗格才离开霍拉杜尔,朝着罗伦塞斯要塞出发的吧。

    那几位好不容易才赶到霍拉杜尔的魔法师连到城里休息一下喘口气都没来得及就因为对方突袭要塞的事,不得不掉头再次出发,开始风尘仆仆地赶回要塞。

    而教廷也因为必须得组织救助队赶往战场,所以只能将对威克伦的裁决押后了。

    这样一来公主殿下的计划也必须延期了。

    “唉……”长长地叹了口气,西维从床上坐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他从下午开始,心里就一直烦躁不安,总觉得好像有什么要发生了一样。

    现在的时间大概是深夜十点至十一点左右,不过今天的副本机会都已经用光了,想要下副本也只能再等上一会儿才行。

    他披上长袍,坐到沙发上给自己倒了点水,然后端着杯子走到房间的落地窗前,拉开玻璃窗。

    随着春夜里特有的那种,虽然说不上凛冽但却也十分扎人的寒风涌入,西维打了个哆嗦,一面喝了口热气腾腾的开水,一面眺望着霍拉杜尔的夜景。

    这个世界有类似电灯的魔导器,不过那玩意的耗能不是一般人用得起的,平民晚上所使用的照明物除了有点像灯笼的煤油灯外,就只有蜡烛或是普通油灯盏了。

    因此虽然霍拉杜尔是诺艾格的都城、经济中心,但眺望过去的话,夜色却还没有西维前世里小城镇漂亮……至少没有一点灯火通明的感觉,比起城市夜色,说不定漫天的星河来的更美丽壮观一些。

    不过此时西维却有点奇怪地看着不远处的一座白色建筑物。

    那是霍拉杜尔的大教堂,也是教廷在诺艾格的地区总部,几乎整个诺艾格的教会高层人员都是从这个教堂出来的。

    然而此时,这座看上去就像是米兰大教堂般宏伟的建筑却若有若无地向外散发出一种极为诡异的波动。

    这种波动十分微弱,西维甚至无法分辨出这种波动算不算魔法波动——不论是魔法元素还是魔力似乎都对这种波动没有任何反应,因此就算是魔法师都难以察觉。如果不是西维心血来潮要看夜景的话,而且教堂正好就在城主城堡对面的另一边,说不定他也不会发现。

    令他更加警惕的是,当他努力感知着这种波动的时候,他心里那种不安的感觉愈加扩大了。

    干脆去看看好了。

    西维当机立断,他放下水杯,在把自己长袍的扣子扣好的同时,直接发动了牵引锚将自己从阳台上向教堂门口拽去。

    因为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所以他并不打算叫上艾丽莎和缇欧——就算啥时都没有,如果被教士们发现有人在夜里溜进教堂也不是什么好事,如果只有他一个人的话至少逃跑起来比较方便……

    老实说西维的这种移动方式虽然很快,效率很高,但并不值得推崇,大风毫不留情地将冰冷的空气灌进了西维的长袍,等到西维将魔法切换为法师之手接住自己防止一头撞上那宗教建筑特有的长长阶梯时,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快要被冻得没知觉了。

    狠狠搓揉了一下自己的双手和双腿,西维一边担心会不会因此感冒之类有的没的,一边小心翼翼地走上了教堂门口。

    本来这里不管什么时候都应该有两个相当于魔剑士的圣殿护卫把守才对,不过此刻这里却一个人影都没有。

    这种现象让西维更加确定这个教堂发生了某种异变。

    这个世界的教廷与很多网络小说里那种藏污纳垢,与黑社`会无异的教廷不同,虽然一些下位的教士们也会借着各种名头来骗钱,不过不论如何他们都不会做一些被教义标明为禁忌的事——比如强`奸,酗酒,除了进行制裁外杀戮无辜之人,在力所能及之时见死不救等等——因为与魔法师们的魔力不同,神官牧师这些神职者的类魔力能量‘圣光’都是来源于自己的信仰。

    顺带一提,他们信仰的并不是子虚乌有的光明神,而是更加本质的神圣之光。

    当他们的所作所为违反了教义时,圣光就会给予他们相应的惩罚,轻则削减实力,重则危及生命。

    所以神职者们才会受到所有人的敬重与信任,至少不用担心他们会在背后捅你一刀。

    就这一点而言,能够让西维用魔力就发动神圣魔法,那个魔法学院系统已经从某种程度上违反了世界的规则也说不定。

    总而言之,在守卫教堂的时候擅离职守也算是对神圣之光的不敬,会遭到一定的惩罚,想来那些圣殿护卫还没大胆到这种地步,这么一来教堂里发生了什么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虽然西维本人并不想被卷进什么奇怪的事里,不过这里距离城主城堡实在是太近了一点,如果放着不管,之后会波及到城堡也说不定。

    用‘不久后那就是缇欧的城堡了所以不能不管’这样的理由说服了自己后,西维有踮手踮脚地走到了门口,一手握着暗夜天球做好随时施法的准备,另一只手则用力地推了一下门。

    本来他并没有想能那么简单就打开门,就算教堂晚上没有锁门的习惯,如果有什么人在里面做见不得人的事,那肯定也不会连门都不锁就那样开干对不?

    可问题就是,西维没抱什么希望的一推就轻而易举地把门给推开了……

    “……”

    我该感谢教会的那些人按时给门轴上油所以没让们发出‘嘎吱’‘吱呀’之类会引起对方注意的声音吗。

    西维哭笑不得地在内心吐槽了一句,然后就从门口向里面探头望去。

    巨大空旷的教堂里摆满了让民众们做礼拜用的长椅,墙壁上则布满了各种充斥着宗教意味的装饰物,高高的穹顶和前方巨大的十字架让整个教堂有了一种神秘宗教气氛和肃穆感及压迫感。

    而在前台,一个身影正背对着西维矗立在那边。月光透过穹顶的彩绘玻璃,投射下凄冷的光芒,如同薄纱般笼罩在那个身影之上。

    不过这种如画般的景象却完全没有任何美感,因为那个身影之上正升腾着一股不详的魔力,这种仿佛充满着血腥与残虐的魔力将周围那种庄重与圣洁的氛围破坏地一干二净,巨大的反差使得教堂前台有了种异样的恐怖,而突出了这种效果的,还有倒在那个身影脚下的几具尸体。

    虽然因为距离太远和环境太暗的关系看得不是很清楚,但从那几具尸体服装的大概式样还是可以分辨得出他们原本是这座教堂的留守神职者。

    对方已经发现自己了吗?

    西维咬了咬牙,然后激活了暗夜天球的阴影仆人,让一个浑身漆黑的小东西融入在周围阴暗的环境中,蹑手蹑脚地朝对方靠近。

    只要能够靠近到一定距离然后突然发难,肯定可以吸引对方的注意力,到时候就是西维进行突击的机会了。

    虽说因为现在是深夜,而且教堂主力也离开了霍拉杜尔,守夜人员肯定不会强到哪里去,不过能在没有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解决掉他们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至少现在的西维做不到。

    因此正面交锋胜算应该很小,只能试着进行奇袭。

    奇袭成功固然是好事,如果失败那依靠自己的魔法应该也能够跑得掉,到时候把对方引去七曜法师协会霍拉杜尔分部也不失为一个办法。

    然而还没等阴影仆人走到一半,对方就已经回过身,放出一道正体不明的紫色魔法将阴影仆人打得支离破碎。

    不过这样一来,西维也看清楚了对方暴露在月光之下的那张脸。

    “威克伦……格林?”

    ★与正文无关

    感谢书友苍穹白鹭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