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明末称雄 >章节目录第44章 出兵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看着自己的队伍一天天成型,刘钧的心里说不出的高兴。

    这天傍晚,李春江回来了,带着他的那队家丁神色匆匆回来女王城。刘钧上一次见到李春江还是三天前,李春江一见到刘钧,便面色沉重的道,“继业,召集人马,准备出。”

    “出?去哪?”

    “昨天晚上,林家寨被人屠了。”

    “林家塞?中馆驿附近的林家寨?”刘钧惊道。

    李春江点了点头,“全村寨妇孺老少无一幸免,一百多口人死绝了,惨绝人寰。”

    “谁干的?”刘钧此时不由的怒火升腾,贼人抢劫常有,可抢劫之后还要屠村,这种毫无人性的手段,天人共愤。

    “就是最近一直在附近做案的那伙贼人。之前他们一直很小心,总是抓不到他们的踪迹,这他们行事如此狠绝,屠尽一寨百余口,终究是留下了蛛丝马迹,我已经现了他们的行迹,现在钱谷他们正在盯着,我回来召集人马。继业,我们的队伍可以出吗?”

    “当然没有问题。”

    “那好,立即召集队伍,咱们今晚连夜出。”李春江的眼睛都是血红的,在林家寨见到那番惨烈的景象之后,他难以忘怀。甚至他觉得那都是他的错,若是他能早点找到这伙贼人将他们灭掉,就不会有今日之祸。

    生这样的惨事,虽然理应由麻城县衙和黄州府以及黄州卫所的官兵们兵追查,甚至就算出动乡团,也应当是由梅之焕保生堡乡团那样的大乡团。可李春江自认为林家寨就在女王城附近,他做为女王城这一片的驻守乡勇马队,有责任保护乡民。生了林家寨的惨案后,他有责任第一时间去剿灭贼人。

    大明朝到了末世,确实天灾人-祸不断,朝廷各种加饷,地方官府则各种加征加派,而大多数百姓都没有了自己的土地,平时就靠给地主豪强们佃地为生。朝廷官府的加派他们一分少不得,而地主们却又不断的加重佃租,日子一天比一天的难过。

    随着流贼们四处流窜,这也使得无数日子本就过不下去的百姓,纷纷起来从贼,他们杀官造反,也加入流贼的队伍。还有一些人,则干脆就进山落草,占山为王。

    虽然这些人都是被迫从贼或者落草,可是他们成为了流贼盗匪之后,并不是就成了革命者,也没有想着要带领穷苦百姓翻身,为民谋福利。绝大多数原来被压迫的过不下去而成了贼的人,他们迅的转变成了真正的贼寇,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他们在流贼中混的越久,也就会变的越心狠。

    但一般来说,就算这些贼人也多少会念及些乡土之情,就算抢掠,也不会在原来的乡里干出屠村的事情来。

    他们面对的这伙贼人,已经是一群灭绝人性的牲畜。

    “那伙贼人究竟是什么人?”刘钧沉声问。知已知彼,方能百战不贻。既然对方是一群穷凶极恶之徒,那他们除了愤怒之外,越的需要小心谨慎。不能带着愤怒就胡乱出兵,那样是兵家大忌。

    李春江这些时间来的追究,也还是有些收获的。由其是当这些贼人狂妄而无人性的屠了林家寨后,他终于顺着线索把这群贼人的严厉查出来了。

    原来这伙贼人就是本地人,他们是中馆驿的驿卒,是原驿卒。中馆驿就在女王城西南二十里,这里在唐代之时就已经建立了驿站,是湖广黄州府到河南光州这条要道上的重要驿站。原来驿站里有不少的驿卒,不过崇祯皇帝即位后不久,朝廷裁撤驿卒,削减经费。

    中馆驿的驿卒也多数被裁撤了。

    驿卒的日子过来就很苦,钱粮不多,工作却累,结果最后连这么份辛苦的工作都没有了。许多原本依靠着这点工钱养家糊口的驿卒走投无路,而偏偏陕西驿卒界中又出了个有名的前辈,本同是驿卒的李自成加入流贼造反,成为了闯将,后来更成为了闯王。

    李自成这个榜样,让中馆驿那些失业以及虽然还没失业,但待遇又削减了许多的驿卒们最终决定效仿李自成,造反从贼。

    这些人前往投李自成,可惜跟随李自成没有多久,李自成就被官军打的大败,最后只剩下十余骑逃入了商洛山中,部下贼众大多溃散。中馆驿的那些从贼的驿卒有些活了下来,最后带着一些败兵逃回了家乡。

    然后他们就在黄州各地做起了盗贼强人,四处打劫,一开始还比较小心,可渐渐的胆子就大了起来。贼人中有个头目原是中馆驿的驿卒,曾经看上了林家寨的一个姑娘,请人去说亲,结果因家穷被女方父亲嘲讽。

    而就在昨天,当初拒绝了他的那姑娘的兄弟娶妻。那个贼人知道这个消息后,带着一众贼人突然半夜杀到了林家寨,围了寨子,把当初拒绝他提亲的那家人都杀了,还把赶回来参加兄弟婚礼的那个姑娘给奸杀了,奸杀了那个姑娘后,又把她兄弟的新娘子也给奸杀了,最后还觉得不够,干脆把全村给屠了。

    “现在贼人在兴安寺落脚。”

    刘钧紧捏拳头,为这伙贼人的无人性而愤怒。

    “告诉我,他们有多少人?”

    “昨晚屠灭林家寨的那伙贼人由匪麻贵亲自率领,大约有五十余人。”

    听到只有五十余人,刘钧心里轻松了一些,接着又问道,“他们什么装备?”

    “人皆有马,没有火器,但有不少弓箭,其余都是长枪大刀,都是群亡命之徒。”

    “兴安寺只是他们暂时落脚之地,可知道他们的匪窝在哪?”

    “这个暂时还不知道,但我估计应当就在龙华山中。”

    刘钧决定支持李春江去剿贼,乡勇训练了一个多月,也是时候让他们去真正的实兵检验一下了。尤其是这些盗贼犯下了如此大罪,周边百姓愤怒惶惶,此时他们出击,这既能练兵,又能一举树立他们九头鸟骑队的名声,剿灭了这伙贼人,周边百姓也都会感激他们的。

    这伙贼人昨晚屠了林家寨后,并没有立即退回老巢。他们很是狂妄,又或许是抢劫了许多财物一时不好走。便相当狡诈的跑到林家寨不远的一处寺庙兴安寺中占据落脚。估计也是想等这股子风声稍过一些后,再从容的返回老巢。

    一般来说,官府现林家寨惨事,肯定要派兵搜剿贼人。他们带着许多抢掠财物一时也走不远,又舍不得拥掉财物,那这时干脆就躲在林家寨不远,其余正是所谓灯下黑。官兵只想着追击,却很难会想到这伙贼人居然胆大的就藏在作案地点附近。

    这也正亏了李春江这段时间一直在追查这伙贼人,他们却不知道自己的形踪,已经完全的被泄露了。

    “兴安寺只是一座小寺庙,庙里原本只有一个和尚,平时香火也不旺盛。贼人占据这里,神不知鬼不觉。”李春江拿出一副手绘的地图,却是贼人所占据兴安寺的地图。

    从地图上看,兴安寺很小,寺庙就如同是一间小民居,外面有一圈土墙围着,里面一间正殿,两间厢房,仅此而已。

    “如果我们能悄悄的接近寺庙,占据围墙,那么我们就能居高临下,关门打狗。若是我们行动被贼人现,那么这道围墙,就会成为一道很大的障碍。”刘钧看着地图说道。

    毕竟贼人有弓箭,凭围墙而守,以弓对射,他们不一定能占到便宜。而且这些贼人还都有马,一旦让他们惊觉,到时策马逃离,他们也很难拦截。

    “要我说,干脆悄悄靠近,把门堵住,然后扔火把进去烧屋。”李春江恨声道。

    刘钧沉吟了一会,道,“不如我们把虎蹲炮带上,六门虎蹲炮足够给这些贼子们一些厉害偿偿了。何况,我们还有这么多火器,人数也完全占优。”

    “另外我倒是有个想法,咱们队里不是有八个和尚嘛,到时咱们悄悄摸上山去,如果贼人没现。那就先派个和尚上前叩门,就说是挂单的。只要能诈开寺门,到时咱们一拥而入,鸟枪弓箭齐放。”

    “好主意,这这样办了,现在就点齐人马出,晚了说不定这群贼人就跑了。”李春江很急。

    刘钧最后还是问了他一句,“此事真的不先告诉梅公或者县衙吗?若是把情况交给他们,相信凭官军或者梅公乡团的人马数量优势,可以轻易的剿灭这伙贼人。”

    李春江却摇了摇头,肉已经到了嘴边,怎么还能送给别人。他花这么多精力这么多银子建立的这支马队,为的不就是做点事。现在机会摆在眼前,岂有送走的道理。

    刘钧明白了李春江的心意,当下点点头。“那好,我这就去召集弟兄,今晚就出,天明之前,咱们就要把这些畜牲全都吊死在女王城的城门边上。”

    李春江重重的在刘钧肩膀上拍了一记,“好兄弟!”

    (兄弟们,看书的同时,请顺便投上你的推荐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