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军事 > 明末称雄 > 第一卷 第45章 剑出鞘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林家寨整个村寨被贼人屠杀一空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县里,接到这个禀报的时候,知县6晋锡一屁股坐到了地上,面如死灰。

    一个村寨一百多人被贼人屠杀,这么大的一个惨案摊到了他的手上,可心想象,他的前途基本完蛋了。

    矮矮胖胖的赵县丞听到这个消息后也连忙赶来,一见知县那副失魂落魄的样子,连忙安慰,“大老爷,现在当务之急,是要立即报告府城,同时向卫所请求兵剿匪。另外,我们也得马上召集三班衙役还有县中民壮,并请梅公派乡团一起搜捕贼人。”

    “贼人又不蠢,做下如此大案,只怕早就已经逃之夭夭了。”6知县幽幽叹道。

    “大老爷啊,不管贼人逃还不没逃,咱们出了这么大事,总得拿出动作来啊。”赵县丞小心的提醒着知县。

    6知县一听,也明白了这话内之音。是啊,现在需要的是补救,哪怕林家寨的人已经救不回来了,可他也还得拿出行动来,让上面的知府、守道、巡道等知道他的补救,同时也要让下面的乡绅百姓们知道他的行为。

    “对对对,赵县丞,你现在写折子,向知府衙门还有分守道衙门、分巡道衙门禀报此案。本县要马上去沈庄,请梅公派乡勇搜寻贼人。对了,春江公子和那个刘继业的那个马队,好像是驻扎在女王城对吧,他们离林家寨最近,你派人马上去女王城,让他们赶快去林家寨善后,并让他们立即搜查贼人踪迹。”

    赵胖子虽然曾经在李春江和刘继业手下吃过亏,可他没忘记人家的后台是谁。当下小声向6晋锡提醒,“大老爷,那春江公子的马队才成立不过月余啊,只怕不堪使用。况且,春江公子是李家公子,万一派他出去而又真遇到贼人,万一有个什么差迟,只怕...”

    6晋锡一拍额头,这才回味过来李春江那可不是一般乡兵队头。当下只好道,“算了,就不必让他们去搜贼了,派个人通知下他们,让他们就原地驻守女王城,保护好女王城不受贼人侵犯就好。”

    赵胖子等知县坐着轿子赶去沈庄后,马上叫来主簿让他给知府和分守、分巡道、黄州卫所写折子禀报,他自己则叫来轿夫,坐上轿子亲自赶往女王城。

    赵胖子赶到女王城马队营地里,远远的就看见营中那杆高高飘扬的九头鸟旗帜,威风十足。

    “来人止步,军营重地,闲人免入。”

    轿子在营门前被拦住了,几个乡勇站在门前挡住去路。轿夫原本还想喝斥,可一看对方那身上的钉着铜钉炮的棉甲,手里的鸟铳、腰间的横刀,一个个又把话咽回了肚里。

    “几位弟兄,本官乃是县中县丞,有紧急公务前来,烦请通过你们李刘两位队长。”胖子掀开轿帘,翻眼瞪了轿夫一眼,然后打着笑脸对几名全副武装的乡勇说道。饶是胖子,在第一眼看到这几个守门乡兵时,也不由的心里一跳。

    他没料到,这乡兵居然有这么好的装备。

    一个守兵入营,片刻后回返。

    “请跟我来。”

    大营内,校场上,李春江和刘钧各穿了一件棉甲。订制版的绵甲里面用的是棉片,内衬丝绸,外面又用铜钉泡加强防御,同时在胸口和背上,还各有拳头大小圆镜般的护心铜镜。配上八瓣明铁盔,铜皮带,很是威风。

    在操场上,左右两旗六个战队排队整齐,此外两位旗总的直属家丁小队和炮队也在一侧就位。中旗的军牢、夜不收、旗鼓手还有医生和兽医也都整装待。

    所有的士兵全都穿着绵甲,戴着明盔,脚踏铁网靴。

    士兵盔上顶着红缨,队总们手里拿着的旗枪上有小红旗飘扬,头盔上还插有小红旗,整齐有序,上下分明。

    县丞赵胖子跟着守门卫兵过来时,正好看到这整齐肃穆的一幕,看着那飘扬的旗帜,整齐的盔甲,还有那一把把的鸟铳、长刀、弓箭,他不由的咋舌。

    原来在门口遇到那几个守兵时,他还以为那是李家的家丁,只是特别的几个精锐。却没料到,原来这个九头鸟马队,一百来号人,居然全都是这么全副武装的精锐,尤其是,他居然还看到了六门炮。

    只见近百人分成了有十来个队列,但最中间却只有六个队列,每队十二人。这些人全副武装,站的笔直,如同雕像一样站在场上,没有一人交头接耳。

    赵胖子何时见过这样的部队,就算是沈庄梅公的正兵营精锐马队,只怕也没有这样的整齐。

    “全休立定!”刘钧大喊一声。

    百余人同时高声回应一声整齐的吼叫:“虎!”同时,所有人右脚同时重重的在地上一踏,然后立定,赵胖子和轿夫们都感觉吓了一跳,似乎整个地面刚刚都颤抖了一下。

    刘钧转身向李春江行了一礼,“麻城县保生堡乡团九头鸟马队装备完毕,请百总大人示下!”

    李春江也一直处于一种兴奋震惊之中,他没有料到,在他追查贼匪的这段时间里,刘钧居然已经把九头鸟马队训练成了这般整齐,远远过了他的想象和预料。

    好一会,李春江才反应过来,眼前这支严整的队伍就是他的兵,就是他的九头鸟马队。他有些兴奋的点头道,“好,好,好。”他一连说了三个好,才恢复了些激动的情绪。

    “九头鸟马队的弟兄们,你们都是我麻城县的乡勇,是子弟兵。我们建立之初,就是为了守护一方乡土。而就在昨夜,一伙毫无人性的强盗,一伙畜牲,他们洗劫了林家寨,将那里屠杀一空。你们说,我们能容忍吗?”

    “不能!”场下众人齐呼。

    刘钧扫了一遍众人,喝道,“我没有听清楚,大声点。”

    “不能!”百余号人撕声大吼。

    那吼声震天,李春江非常满意。

    “是的,绝不容许,对这些畜牲,我们必须制裁,我们必将他们剿灭。今天,我们将出兵进剿这些毫无人性的贼人,告诉我,你们害怕吗,畏惧吗?如果有人害怕,有人畏惧,那么现在站出来,你可以留下。”

    所有人如标枪一样站在场上,没有一人畏惧退给。

    “很好,非常好。既然大家都愿意随我一起前往剿贼,那么我也在此立下赏格。每击杀一名贼人,赏银二十两,每击伤一贼,赏银二两。若能生擒贼人,同样赏银二十两,若能击杀或生擒贼人头目者,赏四十两,若能击杀或生擒贼者,赏银百两!”

    场下的一众乡勇们心跳都开始加了。赏格不再是平时训练时的几分几钱银子,而是几两几十两甚至是百两。这样的赏格,确实能让他为之拼命。

    “此外,战阵受伤者,轻伤每人赏银二两,重伤五两。若是伤残,抚恤二十两。若是战死,给抚恤五十两银。”

    这个抚恤一出,越免去了众人的后顾之忧,更坚定了他们拼命博杀之心。

    “其余的我不多说,大家战场上各凭表现,银子早已经备好,有能力的就凭本事来挣!”

    刘钧上前一步,高声道,“现在解散,给你们一刻钟再整理准备一下,半刻钟后集结出。”

    赵胖子这时才想起了自己来的目的,连忙向刘钧二人跑去。

    “春江公子,继业公子,二位请留步。”

    “什么风把赵县丞吹来了?”

    赵胖子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水,连忙道,“两位,你们这是要去剿匪?”

    “赵县丞刚刚不是亲眼看过我们的出兵动员了?”

    “不可。”赵胖子连忙道,“那些贼人凶悍,二位切莫以身冒险啊。”

    刘钧道,“刚才赵县丞也看过我队人马装备气势,你觉得如何?”

    “非常威武,实难想象,这些人一月前还只是群猎户农夫甚至和尚。”

    “既然你也觉得他们很不错,那就不必再多说什么。若是赵县丞愿意同行,某很高兴。若是不想去,请自便。”刘钧对赵胖子没什么客气。

    因为出兵也只是三十里外,因此并不需要携带多少辎重之类的,每个人打个包就已经够了。

    何况,每人都还有一匹马,因此这次出兵其实非常轻松,算的上是轻装前进。最重的家伙,也就是那六门虎蹲炮,一蹲也不过三十六斤而已,直接就可以架在骡子上,甚至都不需要用车。

    每人另外携带了三天的口粮,弓刀手携带了三十支箭,鸟铳手也携带了三十管定量火药,有这些,足够打一场战斗了。

    一刻钟很快过去,各队的士兵们也都已经整装完毕,重新集结起来。

    刘钧让各队长各伍长下去检查了一遍各自队伍士兵的装备,现没有遗漏之后,便下令全军出。最后只留了几名马夫守营,其余的全队一同出。

    左旗为前队,中旗在中间,右旗三队在后。另外夜不收则骑马在前面探路,并有军牢来回巡查队伍行进的纪律。

    赵胖子虽然心里很不想掺合进此事,可最终想了想,还是坐着轿子跟在了队伍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