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宝鉴 >章节目录第七章 一鸣惊人(上)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许东知道牛向东顾着他的自尊,也是诚心帮他,红着眼摇了摇头道:“牛老板,我只能说谢谢了,我觉得我远不是同龄人能够想像的心态,我也更觉得念书也并不是我唯一的出路,牛老板,如果您愿意真心帮我,那就请收下我,我想在古玩方面学习练习!”

    牛向东沉吟着,许东确实远比同龄人成熟,俗话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许东兴许比穷人家的孩子更难,人穷还有亲情,还有父母亲人关爱,但许东却是什么都没有!

    念书自然不是唯一的路子,牛向东并不古板,想了想才道:“小许,你要学这个是可以,不过我没有多少知识教给你,我也是半桶水,这样吧,你在我这儿看店,学习的事,我拜托一下龙老,看看他愿不愿收你做徒弟,龙老如果愿意收你,哪怕你只学到他一半的本事也够你出人头地了!”

    许东大喜:“牛老板,那就真的谢谢你了,我一定好好工作来报答你!”

    “别说这个!”牛向东叹了口气,“我跟你父亲有交情,之前不知道你是这种处境,嗯,别的就不说了,好好的安顿下来,缺什么就跟我说!”

    许东马上摇头拒绝:“什么都不缺,等会儿我去市买些用品就好,那一千块钱我还没有动!”

    “对了,你那三十八万呢?”一说到钱,牛向东顿时记起来,许东卖佛珠的钱。

    许东苦笑着摊手:“被我姨父姨妈吞了,说我爸借了他们四十万,还倒欠着他们两万!”

    “可恶!”牛向东狠狠一掌拍在椅背上,皱着眉头生气。

    许东淡淡道:“牛老板别生这个气,情份断了也好,佛珠原本是我无意中得到的,想来老天爷也没打算把这笔财送给我,不是我的终归不是我的,没什么值得可惜的!”

    牛向东见许东平静得异常,沉吟片刻又说道:“小许,你一定要入这个行我也不阻止,只是你在我这儿做的话,我有几句话要跟你说一说!”

    “您说!”

    牛向东表情忽然间严肃起来,正正经经的说:“生意不以感情论事,只要你在我这儿,无论我生意上有什么举动行为,你都不能插手,做好你的本份就好,明白吗?”

    许东倒是不明白牛向东好端端的怎么忽然冒出这么几句严肃的话来,话意他也似懂非懂,但还是点着头答应,他是老板,他做什么事当然不需要自己插嘴说三道四。

    不过有一点许东是明白的,牛向东愿意帮他那是跟他父亲有情份,至于到底是什么情份,他也不方便去问,他是不想让牛向东认为他在是索取恩惠报酬,现在的生活,他是想凭自己一步步的踏出来。

    这最大的底气当然是他能够看到珍宝的“气”,虽然他对这个能力还不熟悉,甚至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忽然拥有了,但这个能力无疑很“逆天”,在古玩收藏界,这样的能力比龙秋生那样的高人只怕都还要有力度。

    不过许东知道自己的鉴定技术和各方各面的知识还差得很远很远,这是他需要学习的地方,若只是凭着能看到“宝气”的能力,那始终不踏实,谁也不知道这个奇异的能力是否会忽然而来又忽然而去,学到真正的鉴别能力那才是实实在在的本事!

    下午牛向东坐店,许东把店子里里外外每个房间都拖擦得干干净净的,然后才去附近的市买了日常用品和被子枕头之类的,一千块钱花了六百多。

    下午店里没有客人来,很冷清,许东有些着急,但牛向东倒是不在意,看看天色将晚,当即吩咐许东把店门关了,跟他出去吃饭。

    牛向东的车子是一辆奥迪Q5,载了许东去了郊区的一个农庄吃饭,吃的也不是特别罕见的山珍海味,都是土鸡啊,野鱼之类的,但结账买单的时候竟然有一千三百多块。

    许东原本准备掏钱的,但一见这个账单他只有闷着不吭声了,身上还剩下三百多怎么买得了单?

    吃过饭后牛向东又开车把许东送回店里,然后嘱咐他:“早点睡,明早会过来得早一些。”

    看着牛向东的车子消失在路口,许东这才把店门放下来锁了,洗了个澡后去睡觉,但却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这两天的变化太大,躺在床上瞧着这真真实实的环境,许东却很有种恍如梦境的感觉,跟牛向东才认识两天却好像比认识了十年的人更熟,而且还跟大姨一家撕破脸分道扬镳,只怕从此是老死不相往来了。

    躺下来后又想着自己这个能看到“宝气”的能力又从何而来?

    似乎天上掉馅饼的事从来都不曾有,任何事大概都是有因必有果吧?

    许东寻思良久,无意中看到右手掌心中那个奇怪的纹理时,陡然全身一震!

    莫不是这个原因?

    再想想这件事的前因后果,记得那天在牛向东的店子里摔破了小石头,自己捡起来后,小石头里的液体沾在了食指上,然后侵入肌肤里,结果那晚一觉梦醒后,手掌心里就有那个印记了!

    当真来想原因后,许东倒是越想越觉得是那么回事,父母车祸两年中,无论再怎么想念,他都没有做比那晚梦到的更奇怪的梦。

    思来想去,虽然不能确定,也不明白宝气出现的原因,但猜测是与这件事有关。

    睡不着觉,许东索性爬起来又去店面中检验自己的眼睛。

    店面里的柜台中物件多得很,但有“宝气”出现的就只有那三件瓷器,淡淡的黄光,如果以宝气的浓淡多少来论物件的珍贵价值,那牛向东这三件瓷器也是价值并不特别高。

    不过为什么这些物件的“宝气”又分有不同的颜色?

    沉吟间,许东瞧着柜中的三件瓷器,这三件的宝气是淡黄色,而且都是黄色,是不是同一个种类的物品宝气就是同一种颜色?

    之前卖掉的佛珠是绿色的,听龙老说那是小叶紫檀木做的,那就是木质的,木质的宝气是绿色,瓷器则是黄色,不知道以后还会看到些什么颜色的宝气!

    出了这三件瓷器外,牛向东的店子里再也没有出现有宝气的东西,许东又去躺到床上,只是无论怎么“折磨”自己都难以入睡,又担心早上起不来,明明就觉得很累很软了,闭上眼睛却硬是睡不着!

    迷迷糊糊中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早上听到店门隆隆打开的声音陡然醒觉,睁眼一看窗外白光耀眼,许东不禁“啊哟”一声喊,爬起身慌天忙地的穿衣。

    是牛向东自己开的门,许东眨巴着眼睛跑出去,一脸尴尬。

    牛向东笑着温言道:“不碍事,你去洗脸刷牙,我昨晚跟龙老打电话说了你拜师的事,龙老说跟你很投缘,但要不要收你这个徒弟却不一定,等会儿他有个聚会,叫我带你过去赶赶场,嘿嘿,这可是要看你的表现了!”

    许东又是激动又是担心:“牛老板,我……我不知道能不能达到龙老的标准……”

    牛向东哈哈一笑,说:“担心什么?成则成,不成则罢,这瓜是不能强扭,你尽了力就好,不要给自己压力,再说你自己也说过,事情不是唯一,不是除了这条路外其他就是死路,条条大路通北京嘛!”

    见牛向东这么说,许东也松了一口气,赶紧去洗脸刷牙,又在镜子面前整了整衣衫,这才出来。

    牛向东见许东衣衫虽然旧,但却干净整洁,店子也给他整理得比以前干净得多,不禁赞道:“不错,气宇轩昂,一表人材,要是我有女儿就选你做女婿了!”

    “……”

    许东顿时一脸通红,莫不是牛向东真有个女儿看中他了?牛向东待他好,但五大三粗的,他要有女儿只怕外形就不那么好看!

    想到这个,许东脑子里顿时浮现出牟思怡的影子,要是有朝一日自己能娶到她,那才是人生美满了。

    “小子,我就说这么个话,难不成你还真思春了不成?”

    正恍惚中,牛向东盯着他叫唤了一声,把许东从幻想中惊醒过来,瞧着牛向东那一脸的狐疑表情,许东脸刷的一下更红了,简直红得黑了!

    牛向东又“哈哈”笑道:“你小子,告诉你,我还真有个女儿,不过我可不舍得给你,她才六岁!”

    许东顿时大大松了一口气,他倒不是担心牛向东的女儿长得丑,他也没有资格去嫌弃人家女孩子的好坏,他只是莫明其妙的思念着脑子里那个影子,那个他暗恋的牟思怡。

    就算是梦想,就算是暗恋,就算是一厢情愿,那也是他的初恋!

    车子开出来,许东从另一边上车坐在副驾座上,别看牛向东身形肥胖,但开车的技术却很不错,一双胖手也很灵活,开上了路后又顺手开了音响。

    歌曲是邓丽君的“小城故事”,牛向东瞄到许东一脸淡淡的笑容,当即问道:“是不是嫌我老土?”

    许东笑道:“没有啊,我也不时尚,我也觉得老歌挺好听的,比那些不知所谓的流行歌儿好听多了!”